导航菜单
网站标志
宁波畅虹雨水科技有限公司
Ningbo Changhong Rainwater Technology Co., Ltd.
诚招全国各地经销商
加盟热线:0574-88036795
文章正文
海绵城市 人水和谐 宁波慈城率先打造“海绵”示范区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0-03-03 13:45:54    文字:【】【】【】浏览 (78)

“缘水而居,不耕不稼。”2000多年前,《列子·汤问》道出了中华民族先民们对人水关系的深刻理解——水是万物之源、生命之母。然而,身处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进程最快的城市化之中,我们却发现越来越多的城市一下暴雨就“看海”、一到伏季就“喊渴”。宁波拥江揽湖、山海相望、雨量充沛,但台风一来、内涝频频,汛期一过又面临生态性缺水,人均水资源占有量只有全省人均的60%、全国人均的55%。如何破解这尴尬的悖论?

2013年12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指出:“提升城市排水系统时,要优先考虑把有限的雨水留下来,优先考虑更多利用自然力量排水、建设自然积存、自然渗透、自然净化的海绵城市。”这就为破解人水关系倒错的现代城市病指明了方向。

宁波建设海绵城市步伐骤然提速。宁波提出,到2030年,城市建成区80%以上面积达到海绵城市目标要求,累计建成地下综合管廊里程数不少于150公里,彻底解决“看海”、“喊渴”、抬头“蜘蛛网”、低头“拉链路”等一系列现代大城市痼疾。其中,宁波江北区慈城镇先行一步,引进国外先进理念融合传统城市范式,采用“渗、滞、蓄、净、用、排”措施,率先建成2.84平方公里的“海绵城市”示范区。

创意设计,一个可持续发展新思路

 一座新城的人居环境怎么样,居民最有发言权。市民周骥在万科云鹭湾安家已经有五个年头,这是慈城新城最早的几个小区之一。但凡有空,周骥就会绕着中心湖跑上几圈。他告诉记者:“中心湖就在小区边上,湖水清澈荡漾,岸上绿意葱茏,早晚锻炼居民络绎不绝。”

对慈城新城而言,中心湖不仅是居民最重要的休闲场所,更是新城海绵化建设核心所在。在慈城新城采访,记者深深被设计者匠心所打动:一个立足于生态的创意设计,让慈城新城内生可持续发展动力。

慈城新城位于慈江南边,慈江北边是古县城,新城和古县城交相呼应。在慈城古县城不远处再造一座新城,一方外面为了纾解老城人口压力,另一方面,新城建设取得效益用于老城保护。

平地起新城,仿佛在一张白纸擘画新蓝图。慈城古县城开发建设有限公司总经理严再天可以说是新城开发最早的操盘手,他回忆:“新城的规划初心就是高标准,建设一个别具一格、可以立足长远的可持续发展的生态型新城。”

一个严峻现实摆在眼前:2006年之前,新城所在位置是一片稻田平原,河道蜿蜒密布,自然标高只有1.5至1.7米。内涝风险评估显示,10年一遇降雨情况下,淹没时间超过28小时区域占到30%;20年一遇降雨情况下,淹没时间超过46小时区域占到44%。

(道路边生态滞留带。)

解除水患势在必行。按照常规方式,新城区域整体抬高1.4米,并增加泵站和管网。根据测算,这项建设需要资金5500万元。方案很快就被否定。“地块整体抬高,新城蓄洪量直接转嫁到周边区域,增加姚江流域防洪压力,”慈城古县城开发建设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段闻生说,这样“简单粗暴”地填埋,会造成很大洪涝隐患,农田本身原本可以吸纳的洪水被强行排放到周围水系,一旦遇到强暴雨引发洪水,势必会加大洪涝灾害。

建设路径从何而来?回过头关照慈城老城的设计思路和建设格局,让规划设计者惊喜,似乎答案就在身边。古县城就是一座典型海绵城市,城内道路有唐朝时开凿的河道,遇到雨天,这些河道像海绵一样吸收路面雨水。

另一边,澳大利亚悉尼大学教授彼特带来的一套“雨水管理系统”方案同样吸引设计团队注意。这个方案的根本思路就是,城市规划与设计中,把供水、污水、雨水等设施结合起来,使城市规划和城市水循环管理有机结合并达到最优化。

中西合璧,设计者为慈城新城量身定制一个能对雨水径流污染进行生态净化、回收、利用的系统。严再天概括成八个字“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减少城市化对于自然水文循环的影响。

对症下药,“里子”和“面子”祛除病灶

2006年,海绵化建设和新城开发同步破题。从图纸到现实,建设者挑战着工程,他们有共同的理解:“魔鬼在细节里”,只有细节准确把握,才能成就一项伟大工程。

走在新城的道路上,记者发现路边绿化带低于路面,这是海绵城市基础生态滞留带,路面与生态滞留带有约20厘米高差。

从生态滞留带剖面可以看到,最上层是植物,往下依次是滤料层、过渡层和排水层,最下面铺了一层不透水的土工布。“最上层的植物很关键,除了美观,还要耐旱又耐涝,同时根须系比较发达而不是主根发达。”段闻生解释,“植物的主根比较发达的话,容易穿透下面的三层物料结构,会造成滞留带的渗透破坏;须根发达则会让表层土体保持松软,从而避免土壤板结降低渗水能力。”

当时学习澳大利亚的理念,但困难随之而来,国内找不到相应的材料。新城开发者只能自己探索。段闻生介绍,物料方面他们收集了30种材料进行逐个试验,植物方面则选择15种植物进行生长实验。这个实验反复做了三年。

经过生态滞留带的雨水汇入中心湖。中心湖是新城开发大手笔之作,开挖一个人工湖让雨水在新城里面就可以存蓄,“中心湖约403亩,规划的东湖约300亩,再加上滞留带等附加的生态景观,总面积超过1000亩,土地价值几十亿元。”在段闻生看来,这笔投入十分值得,中心湖已经成为新城的“绿肺”,也是一个庞大的“蓄涝池”,堪称城市里的“雨洪公园”。每当强降雨来时,中心湖接收域内水路的水,雨水径流通过小区地块周围的路边生态滤水带或邻近水边生态带排入中心湖。同时,地表水经人工湿地循环得到进一步处理和净化,处理过的水将作为慈城新区的水资源,重新分配到小区地块内作为灌溉用水和其他用水,从而起到蓄洪和水处理净化再利用的作用。

段闻生介绍,挖掘一个人工湖的思路也是来自于老城区的慈湖。古县城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公元738年,慈城古县城建城之初,在县城靠山的地方开凿了一个占地103亩的人工湖——慈湖,雨季时慈湖可以汇集山体汇集的洪流,避免古城受到洪水冲击,旱季时则可以用来灌溉农田,平日又为古城人民提供了一个美丽清幽之处。

解除水患,管理“天落水”实现人水和谐

海绵城市建设的初心是为治愈“城市病”。在慈城新城的海绵化实验,换来极端天气中的平安。“菲特”台风期间,宁波出现有气象记录以来过程雨量最大、雨强最强的台风暴雨,全市过程平均面雨量357毫米,姚江最高水位3.40米,超过历史最高水位0.47米。姚江畔的慈城大部分区域变成汪洋泽国。

在这场宁波洪水中,周骥所在的小区安然无恙,慈城新城安全度汛。段闻生揭开其中奥秘,中心湖能容纳约20万立方米降雨,设计常水位为1.1米,最大水深2.6米,平均水深1.4米。为满足周围区域的防洪要求,防洪泵站在持续降雨、池内水位高于1.2米时启动,将水由湖中抽出,直到回落至常水位。

十几年建设,慈城新城形成2.87平方公里海绵城市,规模全国罕见。慈开公司的建设者十分自信:“设计思路超前,打破常规,可以说新城已经成为全国海绵城市的一个样板”。新城建设第一步,让相关管理部门理解海绵城市的思路。严再天回忆,新城建设之初,每一次的论证会议,都邀请规划、建设、城管、园林等相关部门参与,“因为道路两侧要建设生态滞留带,道路建设用地需要增加,这样的特殊需求被列入了红线范围。”

尽管慈城新城超前的海绵化设计发挥着巨大作用。但事实上,海绵系统环环相扣,牵一发而动全身,因此也十分脆弱。严再天认为,新城的海绵系统要利用好、维护好,相关部门要打破管理壁垒,更加精细化管理和维护海绵系统。

随着时间的推移,新城面临后期维护问题。生态滞留带老化和破坏,中心湖有富营养化污染趋势。慈城镇副镇长薛超群透露,新城区域内所有被毁坏的生态滞留带正在加紧修复。另外,慈城镇将投入1.6亿元对较早建设的小区进行彻底的雨污分流改造。

海绵城市造福居民,也要求地产商和居民维护好这一片“海绵”。作为新开发的房产项目,万科“官山望”正在紧张施工。项目从设计之初,已经融入海绵元素,与项目外的海绵设施无缝衔接。宁波万科江北片区负责人周寅告诉记者,在“官山望”项目建设中,通过下沉式绿地、园区道路透水铺装、生态驳岸等措施将雨水进行快速渗透、收集后排入小区周边生态滞留带。“增加海绵化设施,可能要多投入几百万元,但有利于完善整个区域海绵系统,我们认为是非常值得的。”

宁波畅虹雨水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2014-2019  技术支持:浙江七米